吳青峰
  • verified
  • imqingfeng
    • 651帖子
    • 171关注
    • 628K粉丝

    吳青峰《太空人》全部連結➡

    不知道是多少年前開始,發了新歌,看著所有聽眾的留言,都彷彿討論的不是我的歌一樣。也並非不在意,還是會好奇大家的反應,點出缺陷的下次可以參考,有趣的建議可以當作靈感,只是喜好性的評論就看看,反正即便放心上,也不可能下次就做出任何預設性的作品,不如不放心上。大概是諸如此類的心態,老是好像是別人的事似的,反正每次有新作品,眾人之口,好的壞的,當下或是過了幾年看,脫口而出的答案塗塗改改,不都那樣嗎。

魚丁糸換了一個新的方式,想要六個人都參與創作,雖然像老人復健一樣,在習慣新的模式,幸而是沒什麼包袱的。所以聽歌的任何人有包袱就挺可惜的。

一開始在雲端大家陸陸續續丟出自己演奏的片段,其中香我彈的幾段Bass以及搭配的基本和弦節奏讓我挺有感覺的,所以就擅自在上頭,咿咿呀呀唱了旋律,直覺再胡亂轉個調,忍不住還合了聲,沒想太多,這也就是其中一個片段而已。

我常常唱旋律時,會有亂配的「發音」但未必有何意義,在這個片段中,大概就是直覺含糊唱著「sa fa li yo sa fa le li yo」之類的,某一個過程中,不知道誰就把檔名取做我隨意發音的「諧音」,變成了「SofaRadio」,咦,就因此不知不覺把副歌歌詞寫完了(反正才一句嘛),然後大家都確定選中這個片段後,八女就寫了其他的歌詞,我繼續把最後一段副歌寫完,大家胡亂彈胡亂丟,哈哈哈,製作人珊妮不但是一個復健師,還是一個非常會大掃除、分類整頓的能者,去蕪存菁,就變成現在這樣。講得好像很輕鬆,其實過程六個人真的適應滿久的……真的是有勞製作人了。

〈沙發裡有沙發Radio〉如此誕生,沒有什麼抱負,沒有什麼目標,沒有什麼包袱,輕鬆未必隨便,直率未必敷衍,總之呢,就在任性中現身了。別人喜不喜歡?其實沒法管。創作對我來說是這樣,只要對得起自己,不管任何人喜不喜歡,都是誰也不欠。

這是魚丁糸的第一首歌,基本上,魚丁糸這個分身是沒有過去的,所以也不用拿任何過去來庸人自擾了。

〈沙發裡有沙發Radio〉這句聽起來沒來由的歌詞,到底是什麼意思?其實連我也說不上來,所以你也不必裝懂。能解釋的未必能懂,能懂的未必能解釋,生活不就是如此嗎。單純賴在沙發聽聽幻想無設限,爽爽der。

#魚丁糸 @oaeen.ig 
#沙發裡有沙發Radio
    不知道是多少年前開始,發了新歌,看著所有聽眾的留言,都彷彿討論的不是我的歌一樣。也並非不在意,還是會好奇大家的反應,點出缺陷的下次可以參考,有趣的建議可以當作靈感,只是喜好性的評論就看看,反正即便放心上,也不可能下次就做出任何預設性的作品,不如不放心上。大概是諸如此類的心態,老是好像是別人的事似的,反正每次有新作品,眾人之口,好的壞的,當下或是過了幾年看,脫口而出的答案塗塗改改,不都那樣嗎。  魚丁糸換了一個新的方式,想要六個人都參與創作,雖然像老人復健一樣,在習慣新的模式,幸而是沒什麼包袱的。所以聽歌的任何人有包袱就挺可惜的。  一開始在雲端大家陸陸續續丟出自己演奏的片段,其中香我彈的幾段Bass以及搭配的基本和弦節奏讓我挺有感覺的,所以就擅自在上頭,咿咿呀呀唱了旋律,直覺再胡亂轉個調,忍不住還合了聲,沒想太多,這也就是其中一個片段而已。  我常常唱旋律時,會有亂配的「發音」但未必有何意義,在這個片段中,大概就是直覺含糊唱著「sa fa li yo sa fa le li yo」之類的,某一個過程中,不知道誰就把檔名取做我隨意發音的「諧音」,變成了「SofaRadio」,咦,就因此不知不覺把副歌歌詞寫完了(反正才一句嘛),然後大家都確定選中這個片段後,八女就寫了其他的歌詞,我繼續把最後一段副歌寫完,大家胡亂彈胡亂丟,哈哈哈,製作人珊妮不但是一個復健師,還是一個非常會大掃除、分類整頓的能者,去蕪存菁,就變成現在這樣。講得好像很輕鬆,其實過程六個人真的適應滿久的……真的是有勞製作人了。  〈沙發裡有沙發Radio〉如此誕生,沒有什麼抱負,沒有什麼目標,沒有什麼包袱,輕鬆未必隨便,直率未必敷衍,總之呢,就在任性中現身了。別人喜不喜歡?其實沒法管。創作對我來說是這樣,只要對得起自己,不管任何人喜不喜歡,都是誰也不欠。  這是魚丁糸的第一首歌,基本上,魚丁糸這個分身是沒有過去的,所以也不用拿任何過去來庸人自擾了。  〈沙發裡有沙發Radio〉這句聽起來沒來由的歌詞,到底是什麼意思?其實連我也說不上來,所以你也不必裝懂。能解釋的未必能懂,能懂的未必能解釋,生活不就是如此嗎。單純賴在沙發聽聽幻想無設限,爽爽der。  #魚丁糸 @oaeen.ig #沙發裡有沙發Radio
    :
魚丁糸〈沙發裡有沙發Radio〉
MV來囉!

#沙發裡我回到小時候
#沙發裡的幻想Radio
#幻想就是我發的限動
#未來一直po
    : 魚丁糸〈沙發裡有沙發Radio〉 MV來囉!  #沙發裡我回到小時候 #沙發裡的幻想Radio #幻想就是我發的限動 #未來一直po
    :
沒有偉大沉重的負擔,沒有非得扛起的包袱,隨性躺進沙發裡,我們雲端一起創作。

魚丁糸〈沙發裡有沙發Radio〉
🎧 數位收藏 https://umg.lnk.to/OaeenRadio 

#魚丁糸 @oaeen.ig
#沙發裡有沙發Radio
    : 沒有偉大沉重的負擔,沒有非得扛起的包袱,隨性躺進沙發裡,我們雲端一起創作。  魚丁糸〈沙發裡有沙發Radio〉 🎧 數位收藏 https://umg.lnk.to/OaeenRadio   #魚丁糸 @oaeen.ig #沙發裡有沙發Radio
    許多次的訪問中,我都提到過,在大學時,跟馨儀一起在政大旁的「橘屋」駐唱,但畢業後,橘屋悄悄熄燈,我也沒有老闆娘的聯絡方式,曾幾度詢問附近店家、系上教授,都沒人有老闆娘的聯絡方式,就這樣過了十五年。

在魚丁糸演出前一天,環球同事突然傳訊息來,貼給我一封信,原來是橘屋老闆娘,看到了友人轉載給他,我在訪問提到找不到她的事,就寄信到環球唱片。我收到這封信時,霎時熱淚盈眶,我找了妳十幾年啊玉姐!立刻從她留的聯絡方式傳訊息給她,邀請她來看隔天的演出,時機點實在是太巧了!於是......等來這十多年後的重逢。

非常懷念那段時光,因為系上的聚會活動辦在橘屋,老闆娘聽了我唱歌就說,你來駐唱吧,於是我跟馨儀就這樣唱了好多年。我老是感冒,她知道就會趕緊煮熱金桔檸檬給我;看我瘦(當時啦),總是給我特別豐盛的餐......那天在後台,她如數家珍地道出當時的點點滴滴,我們知道我們都很懷念。

隨文附贈一張當時最後一次在橘屋駐唱的照片,那個......有經過女神首肯喔,當時女神還是泳隊健將加賽車手,比較帥氣一點哈哈哈。

#魚丁糸 @oaeen.ig 
@claire_sodagreen
    許多次的訪問中,我都提到過,在大學時,跟馨儀一起在政大旁的「橘屋」駐唱,但畢業後,橘屋悄悄熄燈,我也沒有老闆娘的聯絡方式,曾幾度詢問附近店家、系上教授,都沒人有老闆娘的聯絡方式,就這樣過了十五年。  在魚丁糸演出前一天,環球同事突然傳訊息來,貼給我一封信,原來是橘屋老闆娘,看到了友人轉載給他,我在訪問提到找不到她的事,就寄信到環球唱片。我收到這封信時,霎時熱淚盈眶,我找了妳十幾年啊玉姐!立刻從她留的聯絡方式傳訊息給她,邀請她來看隔天的演出,時機點實在是太巧了!於是......等來這十多年後的重逢。  非常懷念那段時光,因為系上的聚會活動辦在橘屋,老闆娘聽了我唱歌就說,你來駐唱吧,於是我跟馨儀就這樣唱了好多年。我老是感冒,她知道就會趕緊煮熱金桔檸檬給我;看我瘦(當時啦),總是給我特別豐盛的餐......那天在後台,她如數家珍地道出當時的點點滴滴,我們知道我們都很懷念。  隨文附贈一張當時最後一次在橘屋駐唱的照片,那個......有經過女神首肯喔,當時女神還是泳隊健將加賽車手,比較帥氣一點哈哈哈。  #魚丁糸 @oaeen.ig @claire_sodagreen
    最近彷彿回到大學修了四個系的生活🤣🤣🤣
    最近彷彿回到大學修了四個系的生活🤣🤣🤣
    :
這六個人真的很有趣,六個人裡面認識最長的竟有22年,認識最短的也已經17年了。

這六個人一直都很皮,湊在一起老是瞎鬧,常常一天過去了,正事沒做完一件,但在緊要關頭,又能把東西如願交出。即便常常沒完沒了白爛到天邊,這六個人卻偶爾會很糾結。開始一起玩的頭幾年,因為太在乎彼此,常常會因為對方的一句話,玻璃心胡思亂想很久;但又因為太了解彼此,知道任何一句話都不是出自惡意,然後再默默抓住其他團員徹夜談心化解心裡的情緒。想起來真的是很婆媽哈哈。

但這種模式,也就這樣過去一二十年了。常常很多人問「你們不吵架嗎?」,老實說,還真的想不到任何一次真正鬧翻的,通常誰冒出一句情緒話,其他人就會互相使眼色,可能當場化解,可能事後聊開,這一切都是靠著一起經歷過太多的日子,累積成無堅不摧的信任基礎。

後來,這六個人就這樣默默踏入了社會,漸漸有很多很多人參與進來,你說任何人與人之間的關係,即便是家人,要不爭執是不可能的,尤其是有許多外力試圖介入的時候。難免也有幾次,彼此因為「別人說什麼什麼」而一時產生懷疑,但通常一下子心裡就會清楚,無論別人怎麼說,對方「不可能是別人說的這樣」。這六個人太了解對方了。

這六個人一定不是技術最好的樂團,但難道技術才是唯一的標準?沒有人有資格決定別人能不能玩音樂,創作這件事就是難以定義,才叫創作。這六個人一定有過意見相左,但從來沒有懷著惡意的時刻,雖然世俗總是想給每一個團體隨意貼上不合的標籤,但這標籤永遠輪不到這六個人。

這六個人常常把願意加入他們的夥伴當作家人,這一定有太多合作過的夥伴可以證明,因此他們這個家庭可以無限大;但同時,有太多太多事,六個人都清楚只有彼此六個人才是界限,他們認定的範圍就是這麼小。這兩個說法聽起來好像很矛盾,卻是並行不悖的。因此,如果有任何參與進來的人想自稱家人作為偽裝,利用我們善於相信別人的純真,破壞這六個人,那真是自作多情,也是白費工夫。

在音樂上經歷過好多年「六個人加上好多人」的時光,這幾年,他們又回到只有六個人的狀態,花很多時間回到最初談心的狀態,回顧了很多十幾年間,我們曾經從別人嘴裡聽來,自己都知道不可能的,當作玩笑話分享,這才發現,中間有多少人是帶著惡意,甚至或許只要一次成功,這六個人就消失了;但也同時才發現,我們的信任有多可貴,因為我們竟然都沒有人讓這些機會得逞,都在自己的這一關就過濾掉了。一二十年中,當然偶爾會有各自嘮叨的時候,但這六個人的任何不好,只有我們自己可以說,別人可是說不得的,要是別人來跟我說這五個人怎樣怎樣,我可是不會留情,我相信我們都是這樣。是人都有缺點,這六個人就算各自有什麼樣的不好,就算有什麼外人想拿來攻擊的地方,那些部分都仍然是這六個人彼此珍惜與想保護的地方。

這一年多,說實話這六個人是滿痛苦的,要面對很多事情,同時也要逼自己重新誕生一次,更想找出新的模式玩音樂,有時候彷彿像老人復健般,痛並快樂著,但也真的只有這樣的基礎,才能一起這麼做。經歷過許多,這幾年有家庭的、有音樂的、有學習的、有嘗試的,各自都在體驗著,也能感受個人價值與團體價值並行的可貴,與相得益彰的樂趣,而不是只有一種的狹隘。

一起過了這麼久,今年卻突然充滿了新鮮與刺激,甚至還有回到小時候那種不管對未來的茫然也好,對未知的渴望也好,雖然可能會害怕但也彷彿種種重生。而不同的是,如今我們都已經可以用更成熟的心去面對,各自有空間反而讓一起的時光裡彼此牽得更緊,試著用新的模式去做出共同的作品,但也都無條件支持、覺得理當各自做自己想做的事,這真是雙重幸福。

無論如何,這六個人還是這六個人,隨時歡迎善意的人加入,但也沒有其他人真的介入得了。今後,也請陪伴著這樣且走且看,卻雙重幸福的這六個人吧。

#魚丁糸 @oaeen.ig 
@afu_ho @chunweishih @imkayliu 
@agong_sodagreen @claire_sodagreen
    : 這六個人真的很有趣,六個人裡面認識最長的竟有22年,認識最短的也已經17年了。  這六個人一直都很皮,湊在一起老是瞎鬧,常常一天過去了,正事沒做完一件,但在緊要關頭,又能把東西如願交出。即便常常沒完沒了白爛到天邊,這六個人卻偶爾會很糾結。開始一起玩的頭幾年,因為太在乎彼此,常常會因為對方的一句話,玻璃心胡思亂想很久;但又因為太了解彼此,知道任何一句話都不是出自惡意,然後再默默抓住其他團員徹夜談心化解心裡的情緒。想起來真的是很婆媽哈哈。  但這種模式,也就這樣過去一二十年了。常常很多人問「你們不吵架嗎?」,老實說,還真的想不到任何一次真正鬧翻的,通常誰冒出一句情緒話,其他人就會互相使眼色,可能當場化解,可能事後聊開,這一切都是靠著一起經歷過太多的日子,累積成無堅不摧的信任基礎。  後來,這六個人就這樣默默踏入了社會,漸漸有很多很多人參與進來,你說任何人與人之間的關係,即便是家人,要不爭執是不可能的,尤其是有許多外力試圖介入的時候。難免也有幾次,彼此因為「別人說什麼什麼」而一時產生懷疑,但通常一下子心裡就會清楚,無論別人怎麼說,對方「不可能是別人說的這樣」。這六個人太了解對方了。  這六個人一定不是技術最好的樂團,但難道技術才是唯一的標準?沒有人有資格決定別人能不能玩音樂,創作這件事就是難以定義,才叫創作。這六個人一定有過意見相左,但從來沒有懷著惡意的時刻,雖然世俗總是想給每一個團體隨意貼上不合的標籤,但這標籤永遠輪不到這六個人。  這六個人常常把願意加入他們的夥伴當作家人,這一定有太多合作過的夥伴可以證明,因此他們這個家庭可以無限大;但同時,有太多太多事,六個人都清楚只有彼此六個人才是界限,他們認定的範圍就是這麼小。這兩個說法聽起來好像很矛盾,卻是並行不悖的。因此,如果有任何參與進來的人想自稱家人作為偽裝,利用我們善於相信別人的純真,破壞這六個人,那真是自作多情,也是白費工夫。  在音樂上經歷過好多年「六個人加上好多人」的時光,這幾年,他們又回到只有六個人的狀態,花很多時間回到最初談心的狀態,回顧了很多十幾年間,我們曾經從別人嘴裡聽來,自己都知道不可能的,當作玩笑話分享,這才發現,中間有多少人是帶著惡意,甚至或許只要一次成功,這六個人就消失了;但也同時才發現,我們的信任有多可貴,因為我們竟然都沒有人讓這些機會得逞,都在自己的這一關就過濾掉了。一二十年中,當然偶爾會有各自嘮叨的時候,但這六個人的任何不好,只有我們自己可以說,別人可是說不得的,要是別人來跟我說這五個人怎樣怎樣,我可是不會留情,我相信我們都是這樣。是人都有缺點,這六個人就算各自有什麼樣的不好,就算有什麼外人想拿來攻擊的地方,那些部分都仍然是這六個人彼此珍惜與想保護的地方。  這一年多,說實話這六個人是滿痛苦的,要面對很多事情,同時也要逼自己重新誕生一次,更想找出新的模式玩音樂,有時候彷彿像老人復健般,痛並快樂著,但也真的只有這樣的基礎,才能一起這麼做。經歷過許多,這幾年有家庭的、有音樂的、有學習的、有嘗試的,各自都在體驗著,也能感受個人價值與團體價值並行的可貴,與相得益彰的樂趣,而不是只有一種的狹隘。  一起過了這麼久,今年卻突然充滿了新鮮與刺激,甚至還有回到小時候那種不管對未來的茫然也好,對未知的渴望也好,雖然可能會害怕但也彷彿種種重生。而不同的是,如今我們都已經可以用更成熟的心去面對,各自有空間反而讓一起的時光裡彼此牽得更緊,試著用新的模式去做出共同的作品,但也都無條件支持、覺得理當各自做自己想做的事,這真是雙重幸福。  無論如何,這六個人還是這六個人,隨時歡迎善意的人加入,但也沒有其他人真的介入得了。今後,也請陪伴著這樣且走且看,卻雙重幸福的這六個人吧。  #魚丁糸 @oaeen.ig @afu_ho @chunweishih @imkayliu @agong_sodagreen @claire_sodagreen
    珊妮公主的專輯們都在各平台上線囉,以前沒跟上的快跟上,有跟上的再來複習一下!

於是把手邊有的專輯都拿出來排排站,除了一些被借走的,還有拍完才想到因為較巨型像是《美中毒》放在另一邊所以就錯過大合照時間了😂

噹噹噹,總之就是二十多年的作品都上線囉,一起追起來吧!

@sandeechan
    珊妮公主的專輯們都在各平台上線囉,以前沒跟上的快跟上,有跟上的再來複習一下! 於是把手邊有的專輯都拿出來排排站,除了一些被借走的,還有拍完才想到因為較巨型像是《美中毒》放在另一邊所以就錯過大合照時間了😂 噹噹噹,總之就是二十多年的作品都上線囉,一起追起來吧! @sandeechan
    :
去年夏天跟旅行團一起度過,喜歡他們的歌,也常在他們直爽的話裡感到痛快,收到邀約時更是開心。很怪的是,我並沒有太常與他們聯絡,可是時常會想起他們。有一次錄影時他們哭著說著心情的畫面,一直觸動我內心某個無法言說的共鳴。

聽到歌,看到歌詞,一直到完成,他們總細心問我感覺,我常只對他們說「很好」,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覺得我敷衍,但實情是我真心不敢想太深,我明白若將繼續往下想往下討論,這歌會讓我潰堤成紅色的河,便將一些感覺忍著。謝謝旅行團找我,一起痛、一起療癒。

旅行團 X 吳青峰〈紅色的河〉上線了,聽聽!
🎧 https://lnkfi.re/HSDE
    : 去年夏天跟旅行團一起度過,喜歡他們的歌,也常在他們直爽的話裡感到痛快,收到邀約時更是開心。很怪的是,我並沒有太常與他們聯絡,可是時常會想起他們。有一次錄影時他們哭著說著心情的畫面,一直觸動我內心某個無法言說的共鳴。  聽到歌,看到歌詞,一直到完成,他們總細心問我感覺,我常只對他們說「很好」,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覺得我敷衍,但實情是我真心不敢想太深,我明白若將繼續往下想往下討論,這歌會讓我潰堤成紅色的河,便將一些感覺忍著。謝謝旅行團找我,一起痛、一起療癒。  旅行團 X 吳青峰〈紅色的河〉上線了,聽聽! 🎧 https://lnkfi.re/HSDE
    :
身為魚丁糸的好朋友,那些「池堂」、「浮萍」怪裡怪氣的名稱誕生時,我本人也在現場,不如跟大家分享一下過程,嗯,那來拍一下家裡的睡蓮給大家看好了⋯⋯嗯⋯⋯睡蓮⋯⋯咦?哪裡怪怪的?睡蓮!!!我上禮拜是不是打成荷葉?!哈哈哈怎麼都沒人戳破我,大家人真好!

當時發生的場景其實很日常,魚丁糸在進行人生第一次的訪問,訪問中,由於日出是特聘來的主唱,所以非常心不在焉,他在紙上塗塗寫寫,寫著魚丁糸,畫著魚,不知為何地畫起了兩片睡蓮葉可以組成一尾魚,接著又覺得有魚有葉,相聚的地方就是池,不顧訪問進行中,他突然大喊:「我們的歌友會就應該叫『池堂』」,大家問為何是「堂」,日出只說:「我覺得這樣比較有意思。」然後就繼續畫。

其他人追問,那歌友們呢?日出說:「嗯,叫孑孓好了,孑孓很可愛。」大家一臉驚恐但也接受了,紛紛用遲疑的口氣說:「嗯⋯⋯可愛,可愛⋯⋯」後來隔天日出說:「想了一下,孑孓長大會吃人血,浮萍好了。」浮萍最強了,有水有太陽,想怎麼長就怎麼長,想漂去哪就去哪,隨時可離開,來不來都隨緣。浮萍可不是只有一種喔,有很多浮萍的種類也是愛心型的,跟魚頭魚尾睡蓮都可以是一家族。

魚丁糸,是蘇打綠最心心相印的一個青梅竹馬,最不想受限的一個避難所,最任性的一個分身,比打綠更隨緣,所以每次與魚丁糸的相聚,就像萍水相逢一樣隨緣就好了(老師主題曲〈萍聚〉請下謝謝)。

有人問,那是要成立官方歌友會嗎?錯!並沒有要成立喔,只要有聽眾有魚丁糸音樂的地方,就是池堂,道相同之人,自然會群聚,不必吵吵嚷嚷爭論是否需要歌友會,也不必自命清高地說別人聚集的行為就是庸俗。凡事隨緣,別人做喜歡的事情也沒礙到你,處處要品頭論足的人才是俗中之俗,把全世界都說成無腦,也不能證明你高尚喔。

很多人看到名稱反應很大,「我不要當浮萍!我要當打粉!」多年來打綠的隨性隨緣,怎麼一點都沒有反應在這些嘴裡愛自詡老聽眾的個性身上呢?重點是,你當然可以繼續當打粉啊,因為蘇打綠跟魚丁糸就是兩個團,喜歡蘇打綠也沒有一定要喜歡魚丁糸。即便回頭看看範圍只在蘇打綠的經驗中,某些自稱老聽眾的,每張專輯發行時也是一一精分互相叫罵不是嗎?大家都有自己的喜好,但也不需要為了別人沒有停留在你的喜好,而在對方往前走之後的背影中不停哭鬧。千萬別落入「蘇打綠怎樣怎樣,魚丁糸就該怎樣怎樣」的陷阱,就像若你身為父母自有想法根據,可是爸媽卻要你用他的方式教育孩子;若你身為子女,父母替你決定婚姻;若你身為學生,老師替你填寫志願⋯⋯走在不是自己要的路上,就算飛黃騰達,心裡也是不甘;反之,走在自己選擇的路上,即便磕磕絆絆,也是自己選擇的。「老」與「新」更不應該當作判斷標準。

又離題了,回來回來,不管什麼名稱,喜歡不喜歡都好,但你不能管別人要不要用這個名稱。有可以喜歡打綠的浮萍,也可以有喜歡魚丁糸的打粉,可以當打粉不當浮萍,可以當浮萍不當打粉,也可以又是打粉又是浮萍,哪有人逼你。不要看那麼嚴肅啦,這就跟推出新遊戲一樣,有人瘋動物森友會,就會有人嫌棄,但哪有人逼你玩?人生在世,時間都拿來計較,真的浪費。

這些名稱誕生的過程,就是好玩、胡鬧、直覺⋯⋯真的像一場遊戲。這些是魚丁糸要的,你當然可以不要,但你有什麼資格反過來逼別人不要?哭鬧著「你不准這樣」的人,錯過了想像的能力啊。

期待魚丁糸的人,運用一下想像力,想像一下魚丁糸會是什麼樣子吧,想不到、或跟你想得不一樣,也不要跺腳喔,小心身體。

#魚丁糸 @oaeen.ig
    : 身為魚丁糸的好朋友,那些「池堂」、「浮萍」怪裡怪氣的名稱誕生時,我本人也在現場,不如跟大家分享一下過程,嗯,那來拍一下家裡的睡蓮給大家看好了⋯⋯嗯⋯⋯睡蓮⋯⋯咦?哪裡怪怪的?睡蓮!!!我上禮拜是不是打成荷葉?!哈哈哈怎麼都沒人戳破我,大家人真好!  當時發生的場景其實很日常,魚丁糸在進行人生第一次的訪問,訪問中,由於日出是特聘來的主唱,所以非常心不在焉,他在紙上塗塗寫寫,寫著魚丁糸,畫著魚,不知為何地畫起了兩片睡蓮葉可以組成一尾魚,接著又覺得有魚有葉,相聚的地方就是池,不顧訪問進行中,他突然大喊:「我們的歌友會就應該叫『池堂』」,大家問為何是「堂」,日出只說:「我覺得這樣比較有意思。」然後就繼續畫。  其他人追問,那歌友們呢?日出說:「嗯,叫孑孓好了,孑孓很可愛。」大家一臉驚恐但也接受了,紛紛用遲疑的口氣說:「嗯⋯⋯可愛,可愛⋯⋯」後來隔天日出說:「想了一下,孑孓長大會吃人血,浮萍好了。」浮萍最強了,有水有太陽,想怎麼長就怎麼長,想漂去哪就去哪,隨時可離開,來不來都隨緣。浮萍可不是只有一種喔,有很多浮萍的種類也是愛心型的,跟魚頭魚尾睡蓮都可以是一家族。  魚丁糸,是蘇打綠最心心相印的一個青梅竹馬,最不想受限的一個避難所,最任性的一個分身,比打綠更隨緣,所以每次與魚丁糸的相聚,就像萍水相逢一樣隨緣就好了(老師主題曲〈萍聚〉請下謝謝)。  有人問,那是要成立官方歌友會嗎?錯!並沒有要成立喔,只要有聽眾有魚丁糸音樂的地方,就是池堂,道相同之人,自然會群聚,不必吵吵嚷嚷爭論是否需要歌友會,也不必自命清高地說別人聚集的行為就是庸俗。凡事隨緣,別人做喜歡的事情也沒礙到你,處處要品頭論足的人才是俗中之俗,把全世界都說成無腦,也不能證明你高尚喔。  很多人看到名稱反應很大,「我不要當浮萍!我要當打粉!」多年來打綠的隨性隨緣,怎麼一點都沒有反應在這些嘴裡愛自詡老聽眾的個性身上呢?重點是,你當然可以繼續當打粉啊,因為蘇打綠跟魚丁糸就是兩個團,喜歡蘇打綠也沒有一定要喜歡魚丁糸。即便回頭看看範圍只在蘇打綠的經驗中,某些自稱老聽眾的,每張專輯發行時也是一一精分互相叫罵不是嗎?大家都有自己的喜好,但也不需要為了別人沒有停留在你的喜好,而在對方往前走之後的背影中不停哭鬧。千萬別落入「蘇打綠怎樣怎樣,魚丁糸就該怎樣怎樣」的陷阱,就像若你身為父母自有想法根據,可是爸媽卻要你用他的方式教育孩子;若你身為子女,父母替你決定婚姻;若你身為學生,老師替你填寫志願⋯⋯走在不是自己要的路上,就算飛黃騰達,心裡也是不甘;反之,走在自己選擇的路上,即便磕磕絆絆,也是自己選擇的。「老」與「新」更不應該當作判斷標準。  又離題了,回來回來,不管什麼名稱,喜歡不喜歡都好,但你不能管別人要不要用這個名稱。有可以喜歡打綠的浮萍,也可以有喜歡魚丁糸的打粉,可以當打粉不當浮萍,可以當浮萍不當打粉,也可以又是打粉又是浮萍,哪有人逼你。不要看那麼嚴肅啦,這就跟推出新遊戲一樣,有人瘋動物森友會,就會有人嫌棄,但哪有人逼你玩?人生在世,時間都拿來計較,真的浪費。  這些名稱誕生的過程,就是好玩、胡鬧、直覺⋯⋯真的像一場遊戲。這些是魚丁糸要的,你當然可以不要,但你有什麼資格反過來逼別人不要?哭鬧著「你不准這樣」的人,錯過了想像的能力啊。  期待魚丁糸的人,運用一下想像力,想像一下魚丁糸會是什麼樣子吧,想不到、或跟你想得不一樣,也不要跺腳喔,小心身體。  #魚丁糸 @oaeen.ig
    :
大家好,我是吳青峰,身為同時認識「蘇打綠」與「魚丁糸」的朋友,有些話,我以旁觀者的身份來跟大家說說。先幫大家劃重點下結論,最近很常看到有人說「蘇打綠改名魚丁糸」,錯!蘇打綠沒有改名,蘇打綠還是叫蘇打綠,「魚丁糸」並不是蘇打綠改的名字,而是一個分身,更好像是青梅竹馬。

蘇打綠和魚丁糸是同期一起玩音樂長大的兩個樂團,但蘇打綠比較幸運,不像魚丁糸熬了十五年才出道,比我熬得還久!一直以來,魚丁糸都代表著,蘇打綠任性的那一面,像是蘇打綠首張專輯要做試聽片的時候,就任性地借用了魚丁糸的名字;又像是海洋音樂祭時,魚丁糸就這樣突然站上了小舞台。

蘇打綠想要任性時,就會躲進魚丁糸這個分身裡。基本上,應該是要當作兩個不同的樂團看待的。可以預見到時候很多人會拿魚丁糸的音樂跟蘇打綠比來比去,就像我個人出作品時,很多人就硬要跟打綠混為一談,基本上應該要視為兩個完全不同的單位,硬要放在一起,其實沒啥意思。這些人的起手式通常是「身為打綠的十幾年老粉⋯⋯」,這個起手式就先看出你評論跟聆聽眼界的狹窄了,很多老粉看了應該也覺得,拜託你不要隨便代表老粉好嗎。好笑的是,有些人酸來嗆去,嘴巴嚷嚷說討厭看我solo,可是又口嫌體正直每個作品都買了一波,連個人代言抽獎都跑去參加,抽中了還要假高尚嫌棄說其實沒有很想要啦,哎唷,要酸人也稍微有點品格,這種心口不一表裡不一的酸法,素質實在很逗。

離題了,總之可想見,魚丁糸又要迎來一波這樣無意義的比較,兩個不同的個體,有什麼好比的。

人們常常說,我們要比較、要打敗的,不是別人,是自己。要戰勝的是自己⋯⋯錯!就我看來,每一次有新作品時,這些人並沒有在想「要戰勝過去的自己」,上一張作品也很好,有什麼好打敗的?他們其實一直都是「忘掉以前的自己,管他的!」明明還有很多想做的啊,管那麼多幹嘛?做新作品時,前作就已經變成「別人」,與他們無關了。

好像旅遊,上次去台東玩,這次想去倫敦走走,再來去北京看看,下次去柏林好了,然後玩來玩去,覺得台東很令人懷念,三不五時回去重遊,重遊又有新發現!然後,突然去南極探險,或去冰島圓夢!難道會有什麼,我「這次旅遊一定要打敗上次旅遊」嗎?

十年前我就說過,有人滿嘴說著「你要做自己」,其實根本只容許別人做「他要的你」而已。同樣的狀況,越是自稱老資格的,就越證明處在死胡同,每次都一樣。最近實在非常深刻體驗到只能活在過去的人,困擾自己也困擾別人的可怕。

偏偏不管我個人,或是打綠們,都是那種沒有要待在原地的個性,所以打綠身為前輩,現在基於自己的經驗警告魚丁糸:「打綠出每一張專輯,因為都跟上一張專輯風格有差異,每一張都飽受批評,老是說『你變了你變了』的人,只是因為他們自己無法往前而已。但久而久之呢,也就習慣並無視了。現在魚丁糸還沒發聲,想必已經有一堆『正義之士』拿好蘇打綠的布袋要蓋在你們頭上,你們等著吧!」邪笑。

不過,幸好魚丁糸本來就很任性,勸這些人還是早早收工吧,在那撐著也不會有便當喔!心疼吶~

寫完之後,給日出過目,日出只說了句:「廢話真多。」哈哈,廢話多就是吳青峰的風格啊。

隨文附贈十五年前,魚丁糸三個字第一次登場。

#魚丁糸 @oaeen.ig
    : 大家好,我是吳青峰,身為同時認識「蘇打綠」與「魚丁糸」的朋友,有些話,我以旁觀者的身份來跟大家說說。先幫大家劃重點下結論,最近很常看到有人說「蘇打綠改名魚丁糸」,錯!蘇打綠沒有改名,蘇打綠還是叫蘇打綠,「魚丁糸」並不是蘇打綠改的名字,而是一個分身,更好像是青梅竹馬。  蘇打綠和魚丁糸是同期一起玩音樂長大的兩個樂團,但蘇打綠比較幸運,不像魚丁糸熬了十五年才出道,比我熬得還久!一直以來,魚丁糸都代表著,蘇打綠任性的那一面,像是蘇打綠首張專輯要做試聽片的時候,就任性地借用了魚丁糸的名字;又像是海洋音樂祭時,魚丁糸就這樣突然站上了小舞台。  蘇打綠想要任性時,就會躲進魚丁糸這個分身裡。基本上,應該是要當作兩個不同的樂團看待的。可以預見到時候很多人會拿魚丁糸的音樂跟蘇打綠比來比去,就像我個人出作品時,很多人就硬要跟打綠混為一談,基本上應該要視為兩個完全不同的單位,硬要放在一起,其實沒啥意思。這些人的起手式通常是「身為打綠的十幾年老粉⋯⋯」,這個起手式就先看出你評論跟聆聽眼界的狹窄了,很多老粉看了應該也覺得,拜託你不要隨便代表老粉好嗎。好笑的是,有些人酸來嗆去,嘴巴嚷嚷說討厭看我solo,可是又口嫌體正直每個作品都買了一波,連個人代言抽獎都跑去參加,抽中了還要假高尚嫌棄說其實沒有很想要啦,哎唷,要酸人也稍微有點品格,這種心口不一表裡不一的酸法,素質實在很逗。  離題了,總之可想見,魚丁糸又要迎來一波這樣無意義的比較,兩個不同的個體,有什麼好比的。  人們常常說,我們要比較、要打敗的,不是別人,是自己。要戰勝的是自己⋯⋯錯!就我看來,每一次有新作品時,這些人並沒有在想「要戰勝過去的自己」,上一張作品也很好,有什麼好打敗的?他們其實一直都是「忘掉以前的自己,管他的!」明明還有很多想做的啊,管那麼多幹嘛?做新作品時,前作就已經變成「別人」,與他們無關了。  好像旅遊,上次去台東玩,這次想去倫敦走走,再來去北京看看,下次去柏林好了,然後玩來玩去,覺得台東很令人懷念,三不五時回去重遊,重遊又有新發現!然後,突然去南極探險,或去冰島圓夢!難道會有什麼,我「這次旅遊一定要打敗上次旅遊」嗎?  十年前我就說過,有人滿嘴說著「你要做自己」,其實根本只容許別人做「他要的你」而已。同樣的狀況,越是自稱老資格的,就越證明處在死胡同,每次都一樣。最近實在非常深刻體驗到只能活在過去的人,困擾自己也困擾別人的可怕。  偏偏不管我個人,或是打綠們,都是那種沒有要待在原地的個性,所以打綠身為前輩,現在基於自己的經驗警告魚丁糸:「打綠出每一張專輯,因為都跟上一張專輯風格有差異,每一張都飽受批評,老是說『你變了你變了』的人,只是因為他們自己無法往前而已。但久而久之呢,也就習慣並無視了。現在魚丁糸還沒發聲,想必已經有一堆『正義之士』拿好蘇打綠的布袋要蓋在你們頭上,你們等著吧!」邪笑。  不過,幸好魚丁糸本來就很任性,勸這些人還是早早收工吧,在那撐著也不會有便當喔!心疼吶~  寫完之後,給日出過目,日出只說了句:「廢話真多。」哈哈,廢話多就是吳青峰的風格啊。  隨文附贈十五年前,魚丁糸三個字第一次登場。  #魚丁糸 @oaeen.ig
    真不好意思宅男我本人昨天出了一場烏龍,近年已養成沒有工作,就是深居簡出的我,最近更是練得爐火純青,常常沒有工作的一天,就只有起來餓了會拿起手機,點完一整天需要吃的份量之後,就再也沒看手機。你說聲音呢?哈哈,其實我手機從來不開鈴聲,也沒有提示。在家漫無目的地看書,漫無目的地彈唱,漫無目的地寫著,幸福的一天天就這樣流逝。

昨日稍晚被助理破門而入提醒,慢了很多拍的我看了一下手機,充滿著溫暖與開心的訊息,尤其是陪我一起做音樂的音樂家和同事們。看到他們生動的訊息,可以想見他們開心的臉,才突然覺得「啊,原來能看到他們開心的臉,就是入圍的意義吧。」這些陪我做著音樂,看著我無數個不安痛苦的過程,在幾近陌生與充滿荊棘、完全不舒適的狀況下做出這張專輯的夥伴們,都是我的英雄。

平常堪稱是勤儉持家的我,投注在《太空人》的過程中可能有點失心瘋,雖然把關的環球同事常在途中勸阻我,說還不如拿去買豪宅讓吳媽媽住,卻又支持我不惜代價的心⋯⋯嗯,絕對不能讓吳媽媽知道這張專輯的成本!哈哈哈。

看了名單,有好多好多自己一直以來欣賞的、也有很多跟自己合作過、想合作的音樂人,他們的音樂都一直陪伴著我;能跟這些人生在同一個時代做音樂,都是榮幸的事。坦白說,休息的那年我曾被邀請過參與評選,但我斷然拒絕,因為這實在是件難事,我深知我做不到,佩服那些扛得起的人。熟悉我的人大概也知道,我對於這種事是比較隨緣的,有當然很好,沒有也隨喜,入圍的作品一定都有值得欣賞之處,沒啥好說的。如果你覺得有遺珠,那就多介紹給身邊的朋友聽吧,而不只是批評,在這時代單純推廣音樂這件事,實在是太難了,像我的實際行動可能就是轉身多買幾張路嘉欣的《落落大方》推薦給朋友(趁機推銷一波)。

好的,今年是我十幾年來第一次好認真寫感想,一封封訊息讓我想起一張張《太空人》之旅中,陪我笑著哭著,真心感動著的臉龐,可以因為自己的一點小事,而換來他們的開心,是我的大幸福,我感謝我有感受這份幸福的機會。
    真不好意思宅男我本人昨天出了一場烏龍,近年已養成沒有工作,就是深居簡出的我,最近更是練得爐火純青,常常沒有工作的一天,就只有起來餓了會拿起手機,點完一整天需要吃的份量之後,就再也沒看手機。你說聲音呢?哈哈,其實我手機從來不開鈴聲,也沒有提示。在家漫無目的地看書,漫無目的地彈唱,漫無目的地寫著,幸福的一天天就這樣流逝。 昨日稍晚被助理破門而入提醒,慢了很多拍的我看了一下手機,充滿著溫暖與開心的訊息,尤其是陪我一起做音樂的音樂家和同事們。看到他們生動的訊息,可以想見他們開心的臉,才突然覺得「啊,原來能看到他們開心的臉,就是入圍的意義吧。」這些陪我做著音樂,看著我無數個不安痛苦的過程,在幾近陌生與充滿荊棘、完全不舒適的狀況下做出這張專輯的夥伴們,都是我的英雄。 平常堪稱是勤儉持家的我,投注在《太空人》的過程中可能有點失心瘋,雖然把關的環球同事常在途中勸阻我,說還不如拿去買豪宅讓吳媽媽住,卻又支持我不惜代價的心⋯⋯嗯,絕對不能讓吳媽媽知道這張專輯的成本!哈哈哈。 看了名單,有好多好多自己一直以來欣賞的、也有很多跟自己合作過、想合作的音樂人,他們的音樂都一直陪伴著我;能跟這些人生在同一個時代做音樂,都是榮幸的事。坦白說,休息的那年我曾被邀請過參與評選,但我斷然拒絕,因為這實在是件難事,我深知我做不到,佩服那些扛得起的人。熟悉我的人大概也知道,我對於這種事是比較隨緣的,有當然很好,沒有也隨喜,入圍的作品一定都有值得欣賞之處,沒啥好說的。如果你覺得有遺珠,那就多介紹給身邊的朋友聽吧,而不只是批評,在這時代單純推廣音樂這件事,實在是太難了,像我的實際行動可能就是轉身多買幾張路嘉欣的《落落大方》推薦給朋友(趁機推銷一波)。 好的,今年是我十幾年來第一次好認真寫感想,一封封訊息讓我想起一張張《太空人》之旅中,陪我笑著哭著,真心感動著的臉龐,可以因為自己的一點小事,而換來他們的開心,是我的大幸福,我感謝我有感受這份幸福的機會。
      Download index side qrcode